#代表说要警惕考研高考化趋势##本科毕业一...来自点时新闻-微博



?



2021年我们大学在河南的投档分数线确定出来时,我正在侍弄窗台上的两盆非洲紫罗兰。由于出差太久,没及时浇水,它们有些蔫儿,两三个花骨朵耷拉着头,看起来不可能再绽放了。

?

2021年我们大学在河南的投档分数线确定出来时,我正在侍弄窗台上的两盆非洲紫罗兰。由于出差太久,没及时浇水,它们有些蔫儿,两三个花骨朵耷拉着头,看起来不可能再绽放了。

手机里的群聊却是史无前例的情绪饱满,一会儿没有看,已经多出了200多条信息。看得出,同事们都很激动——这次在河南片区的招生,我们学校的投档线破了历史纪录,和追赶目标k大的差距又缩短了,仅差1分。

兴奋和愉悦是自然的,但大家的主流情绪是遗憾。众人畅所欲言,说着说着,就有了火药味儿。

“太寸了,就差这1分,怎么着不能追回来这1分!”

“好歹l大和f大都没有逆袭,院长天天念叨的,要有危机意识。”

“没准是你们对接的那个罗校长不给力,我去年就负责你们那个高中,他可滑头得很!”

“怎么会是我们拖的后腿?我们还录取了一个687分的呢!”

我没有参与聊天,说实话,连看着聊天的内容我都觉得疲惫。前一阵在郑州过的那两个礼拜,让我仿佛又经历了一遍高三生活,每天都十分紧张。而回来后没几天,郑州就遭遇了特大暴雨灾害,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现在还能记起,6月中旬我们出发前院长给大家开的“壮行会”,全院30多位青年教师在小会议室里,听院长慷慨陈词了将近1个小时。此前大家已经参加过学校组织的几次招生培训,对这种“打鸡血”的做法很难再有共鸣。但院长根本没有在意我们眼神里的麻木,他讲得唾液飞溅,讲到最后,嗓音还平添了几分悲壮:

“记住,不要把自己定位成‘招生代理’,你们是‘高考领航人’!”

?

01
参加工作之前,我从没想到居然有“高考领航人”这么一个群体的存在。

16年前,我参加完号称“人生第一个转折点”的高考,从此就和高中生活分道扬镳了。印象里,当年高中的校门口确实出现过搞招生宣传的——在填报志愿的那几天,有些高校在老家高中校门口的路两旁扯起了红色的横幅,前面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放了些花花绿绿的宣传页。不过,横幅上的学校名字看起来都不算诱人,有些就是职业院校,坐在桌子旁边的男人要么干瘦,要么黑胖,都是一脸无所谓的态度,随意打量着校门口附近的学生,偶尔将宣传单往路人眼前塞过去,也不说话,和那些招收暑期工的中介没什么两样。

如今我就职的大学,在每年的几个高校排行榜上始终稳定在第一阵营。“985”,“211”,“双一流”,这些称号我们统统都占据了,在首都的这些高校里,也完全不属于“默默无闻”的类型——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每年都要搞这么声势浩大的“招生”呢?难道考生不应该对这里趋之若鹜吗?我自己当年高考结果不算理想,但印象中那些考高分的同学,一个个目标都很明确,他们怎么可能服从于我们这些人的“领航”?

后来和一位年长的同事聊天,我才了解到,派老师去高考生中间宣传,并不是我们一所学校的“特色”,连国内top2的高校,也会有专门的人员盯着各省每所高中里的尖子生,和他们的班主任保持密切联系。我们学校每年都会动员青年教师去全国各地的中学招生,这几年,我们院负责的都是河南省,也在当地积累了不少人脉资源。

“你以为高考就是考生往志愿表上填几个代码就完事了吗?这后面都是运作,运作!”同事在跟我讲了几所名校以前为争夺优秀高中毕业生互相翻脸的段子之后,意味深长地做了这么个总结。他当年本科毕业于一所地方二本院校,对“名校”有挥之不去的情结,因此讲起“运作”来滔滔不绝,似乎很得意于借着“招生”,替十几年前的自己看透了这个世界。

按照学校的安排,我们每人负责一所高中,分给我的,是郑州的一所省属示范高中。我先在网上搜索了这所学校的信息。在一篇新闻稿所附的图片里,我看到参考资料摞成小山的课桌,和书山后面一张张焦虑的脸。

在我们这批“青椒”出发之前的5月下旬,学校的另一拨招生人员已经去了这所中学组织宣讲会。据说,这种招生宣讲会搞起来蛮有难度——当时高三的学生正在最后冲刺阶段,校长和班主任都不会轻易让他们分出宝贵的时间来听,不是每所大学都有机会能在高中组织宣讲。我们学校之所以能搞,还是依仗一位领导和郑州某区教育部门领导的私人交情。

其实,宣讲的流程也很简单:先是播放几分钟的宣传片,然后由负责招生的同事上台,简要介绍学校的基本情况和优势,回答学生提问。整套流程,只有最后一个环节比较特别:播放毕业于这所高中、目前在我们大学读书的学生们录制的视频——在这批宣讲的老师出发前,学校会挑选一批优秀的在校学生录好视频,然后剪切成“众星恭贺新春”的样式,用意很直接:对于那些对大学和专业还没什么具体概念的高中生来说,“师兄师姐”的一两句评价,比招生老师们说上一下午效果都要好。听说,有时候台下学生看了视频一激动,宣讲会一结束就会和招生老师联系,保证非我们学校不选。

当然,这样的激动未必能维持太久。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这批“高考领航人”来持续发力了。



?

6月25号,河南省高考成绩揭晓的当天,我和几个同事乘坐高铁到了郑州东站。在出站口,我和他们道别,换了公交车,坐了将近1小时,才到达学校为我订的宾馆。同事告诉我,搬张小桌子坐在校门口招生已经是历史照片里的事了,现在流行的是“招生专员”住在宾馆接电话,或者和考生家长约在宾馆附近见面。

这家宾馆和我负责的中学只隔了一条马路。我放好行李,从窗户往外看,首先看到了校园里的红色跑道,跑道中间的人工草坪比周边的绿树更鲜艳一些。教学楼、实验楼像同一个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兄弟姐妹,彼此相像,只是个头不同。高三毕业生们不在了,其他年级的学生们还在上课,校园里只看得到几个工作人员模样的人在走动。我不禁想起自己当年读高中时每天放学后抓着饭缸跑向食堂的样子——不是因为太饿,是为了争分夺秒,早点到达食堂少排队。

小睡了一会儿,我就起来开始投入工作了。确切地说,在我还在高铁上时,就有一位家长联系我了。他大概对我们学校非常感兴趣,特意从孩子的班主任那里打听到我的手机号码,殷勤地问要不要开车去车站接我。

我下楼来到大厅,几乎没有费力气就认出了那个戴着口罩的父亲。和周围优哉游哉聊天的人相比,他的状态要紧张得多。见我出现在电梯口,还有些腼腆地和我握了握手,隔着口罩,用郑重其事的目光望着我,仿佛是在接受重要的面试。

这位家长家来自漯河,做物流生意,他说,从过完年就把生意交给了老婆,自己在郑州租了房子待着,主要负责给儿子做饭,监督他晚上的作息。我领他进了房间,要给他倒杯水,他摆手说不喝,坐下来就开始讲他儿子的这次考试:“平常都考670分呢,这回不知道咋了,考得不中(行)。我喊他一起过来,他说啥也不愿意。”

说着,他神情越发焦灼起来,又瘦又黑的胳膊肘死死地抵在椅子扶手上,像要把那红色的扶手给扒下来。

我从桌子上的一摞宣传页上揭下来一张递给他,问他对我们学校了解多少。他滔滔不绝,一连说了很多名头,以及几个优势学科最近里面的投档分。我赞叹他了解得非常全面,他却不以为然地说,那本投档报志愿的大厚书快被他翻烂了,每天没事就翻来覆去地看。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想咨询我们学校“英才班”的招生。这是我们近几年新开设的招生项目,相当于优中选优,基本上调用了学校所有的优质资源,但录取分数也最高。听了这个父亲的描述,我感觉他儿子报考这个“英才班”有些冒险。

“要不看一看其他的专业?我们学校的xx学院也不错,这几年就业和考研在学校都拔尖……”我心想着要为考生负责,努力想把他儿子拉到更稳妥的选项上去,但他很执拗,对我的建议似乎很抵触。

当我跟他说孩子报考“英才班”可能会“滑档”时,他的反应明显是不信任的,死盯着我问:“去年这个分数就可以呀?”

“但是今年河南的‘一本’线会比去年高,还要考虑分差的问题……”

他沉默了,看起来脸上有些不高兴,仿佛在菜市场遇到了一个无良商贩,故意把新鲜的菜藏起来,只兜售发蔫变黄的剩菜给他一样。终于,他毫不客气地说:“要不是看你们学校有这个英才班,我才不会选你们!我们本来的目标就只有复旦、交大和中科大,你们这跟人家差十里地了!”

这句话让我脸上的笑容一时无处安放,只能搓着手打圆场:“也不是学校有名就哪里都好吧……”

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鄙视链里,读高中时那种“排行榜文化”又回来了。

?

02
第二天,整个上午我没有接到一个咨询电话。想起培训时招生办公室老师讲到“往年这所学校的录取人数在12个人左右”,我心里有些慌——昨天那个父亲经过我一番力劝,显然已经否定了我们学校,今年我不会颗粒无收吧?

我试着和微信通讯录里的几位高三班主任联系。他们有人把我拉到了自己的班级群里,同时叮嘱我“不要在群里刷屏,以免影响毕业生心情”。我小心翼翼,进群以后只发了一篇介绍学校的公众号文章,另外附了几句话,让感兴趣的学生加我微信,找我咨询。但群里一片死寂,也没有人加我好友。

我盯着高高的一摞宣传单发呆,一会儿看一下手机,百无聊赖。在宾馆房间里坐不下去了,就下楼转了几圈,在那所中学门口徘徊了许久,一无所获。疫情防控政策那么严格,门卫不可能放我进去,再说里面也没有高三毕业生,进去了又能有什么用?

在校门一侧,我看到两个女生正站在树底下,似乎在等人,手里各自提了一个文具袋。我断定她们是今年的毕业生,便走到她们身边套近乎:“同学,你们是今年参加的高考吗?”

她们俩望着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我赶忙介绍:“我是xx大学的招生人员……”

两个女孩没等我说完,便交换了下眼神,然后同时扭过身子,朝着一个方向

走去了。我欲哭无泪,显然,这是把我当作骗子了。

我打车去找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同事。他负责在另一所重点中学招生,接到我的电话时,正和一位家长在宾馆里交谈。我敲门进去,看到一对父子坐在他的对面。男孩个子高高的,蓬松的头发和圆框眼镜把整张脸遮住了一半。他两手拘谨地放在腿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听自己父亲问问题。

我悄悄问了他一句:“同学,考了多少分?”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664。”

这对父子基本上把想要了解的都问完了。就在同事鼓励这个孩子“做出明智的选择,来我们学校发挥专长”的时候,男孩突然低声问:“你们学校是不是不能出国?”

我和同事都愣了。同事说:“怎么出不了国?我们和100多所学校都有交换留学生项目,优秀的学生在就读期间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国家留学。”

男孩眼中闪过狐疑,说:“是吗?我听说,你们学校的很多工科专业因为涉及到军事机密,不会派留学生交流。”

他的这句话让我们哭笑不得,我问他这是听谁说的。他迟疑了下,说他和同学昨天去了l大学的招生咨询处,是那边的老师讲的。

送走这对父子,同事关上门,立刻破口大骂,说l大学“无耻”、“不择手段”,我也忍不住跟着他一起骂。骂着骂着,我又想起那个年长的同事曾给我讲过的两所顶级名校“互撕”的趣事——为了能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这两所学校每年从各省的考试院拿到“状元榜”,就开始围追堵截各省市的“高考状元”。有一年,m大学先发制人,把高考状元骗去北京来旅游,吃好喝好,甚至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n大学的招生老师在状元家中静坐枯等,熬到填报志愿时,最终扑了个空;n大学这边给状元们承诺奖金等好处,m大学那边紧接着打电话过去拆台,告诉状元们那些承诺全都是假的,并向对方发出邀约;还有,m大学招生组会专门安排本校的大学生给n大学招生组打电话咨询,一连两三个小时都占着线,使真正的高分考生打不进去电话咨询……

这些荒唐可笑的手段,并不是段子,而是发生在每个高校招生老师身边的事实。只是我们没想到,这次对我们“下黑手”的不是老牌竞争对手k大,而是l大。

同事幽幽地问我:“你说,咱们要不要做点什么,回击一下?”

为您推荐